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洛临 > 第九十八章 青梅煮酒论英雄(40票第二次加更)
    第九十八章 青梅煮酒论英雄(第二次加更)

    老矮人提供的这个线索。成人小游戏    .其实并不算正规的线索,起码在任务提示中并没有出现系统标示。可是天火的任务是确确实实接到了两人手中的,如果把老矮人的这句话当成是普通的玩家推理来说的话,倒是确实有一定的提示性。

    另外还有一点,如果这个天火只有原住民可以使用的话还好,顶多是多跑几个地方就能搞得清楚,但如果是冒险者也能使用的东西,那么他们未必就能找得到了。

    毕竟现在有着高等级生活技能的人,大部分都是投靠于某个组织的庇荫下才能锻炼自己的技能,普通的玩家没有那个实力来买材料练习技能熟练度,即便是一开始单练起来的人,在生活等级高了之后也会在第一时间被各大势力挖走,好为自己创造更大的利益。这样的情况下,就算真的出现大批量的优良装备武器之类,也不可能在市面上流通出太多吧?!

    同时想到了这一点的洛洛和大尾巴狼开始一起头疼,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调查起才好。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大尾巴狼先开口跟老矮人确定了一下:“盗走天火的人可能是冒险者吗?!”

    “9o%的可能性!”老矮人严肃认真的一点头,这一个点头的动作直接就把大尾巴狼给送进了十八层地狱挣扎,还连个泡都不带冒起来的。

    “毕竟原住民对于这种神族遗迹中留下来的东西都带有敬畏之心,所以都不敢轻易的在这样的地方偷盗。倒是那些外来的卑鄙冒险者们经常在整个大6大肆搜刮各种物品,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他们!”老矮人没有现到面前两人那瞬间被打击到的表情。径自义愤填膺的说出了自己的推测,然后在看到面前两人渐渐变得尴尬的脸色后才醒悟过来这两人也是冒险者,于是连忙的又加拍了一记马屁:“当然,像两位这样的冒险者是不能和那些人相提并论的,两位高风亮节见义勇为b1ab1ab1ab1a……”

    “……”

    趁着洛洛被老矮人的一番话给说得晕头转向的时候,小白猫轻轻巧巧的跳下了地面,踱着猫步不急不缓的向老矮人走去,动作看起来倒是很轻盈,可惜老矮人现在却没有心思欣赏,正忙着把全身抖成筛糠状,连带着口中正在说出的语句也变得断断续续起来。

    “总、总而言之,像两两两位这样的的人是是是绝对……”老矮人一边冷汗直冒的瞪着小白猫,一边还努力的把哆嗦的字词尽量串联成可供人分辨的语句,总算是让洛洛听得皱起了眉,反应过来了对方的不对劲。

    等这个慢半拍的女人抬头一看时,才现那只小白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从她怀里跳了下去,现在正在优雅的迈着猫步,缓慢的向老矮人逼近。

    虽然洛洛本人在刚才的时候也确实存了一分人假猫威的心思,可这会儿看着老矮人怕成这样,还真是让她有点不忍心了,连忙弯下腰把那只还在臭显摆的白色小毛球捞回了怀里,顺手轻轻敲了一句嗔斥道:“小乖别闹!”

    人家是在帮你啊,好心没好报!小白猫委屈的喵喵叫了两声没人能听懂的猫语,然后就乖乖的缩在洛洛怀里不动弹了。而老矮人则仿佛是逃过一劫般的长吁了一口气,忙不迭的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再次激动的肯定了这个小女人确实是能给他带来无上的安全感啊。

    小白猫走得那么近都没能让他说出点新鲜台词来,光凭这一点。就已经很能证明对方确实已经非常坦白了,眼看着从老矮人这里似乎确实套不出什么消息了,于是大尾巴狼也没有多问什么,在和洛洛互相确定了一下两人都领到了天火任务,而且任务提示都是同样的偷工减料之后,这一对男女简单的跟老矮人告了个别,然后一起悲愤的捏碎了传送石,打算忽视掉这个任务,先继续完成接下来的猎人追捕再说。

    而小白猫呢?!当然是顺理成章的被洛洛顺手拐跑了。反正看矮人族怕它的那副样子,留它在那肯定也是地方一霸。再说这只小猫可是主动黏腻着她要一起走的,这可不算是占人家矮人族的便宜吧?!洛洛抱着小白猫出现在费索米尔小镇时还兀自心虚的想着,努力为自己开脱诱拐的罪名。

    “不能收宠物吗?!”大尾巴狼奇怪的看着洛洛怀里的小白猫,十分好奇她为什么不直接把这小猫崽子收宠物空间里去,这也太惹眼了吧?!全重生目前还真没看到过哪里有这样的家猫样儿的宠物!

    “刚试过了,但是系统提示说该生物无法被收为玩家宠物。”洛洛倒是不怎么在意,宠溺的随手又顺了顺小猫的毛,反正她也只剩一个宠物位置了,有个不用给名分的宠物反而更好些,还能让她以后再遇到想收的宠物时多一个空位。再说她也确实没有让这样的可爱小家伙战斗的自觉性,那两只小狐狸就是被她惯得没怎么打过怪,到目前为止。两小攻击过的怪用一个巴掌就能数得过来。

    “难道不是因为技能等级的关系?!”大尾巴狼伸出手指想搔搔小猫的下巴,却被对方逮准机会照着指头就给来了一口,还好他见机不对就赶快收手,这才没让自己成为游戏中第一个天残指玩家。不过大尾巴狼看着这小猫崽子的嚣张样儿还是怎么都觉得不顺眼,于是干脆顺势屈起指头,狠狠弹了它一个脑崩儿。

    这下可不得了了,这一弹简直就跟弹到了马蜂窝上一样,这小猫崽子乍一被袭击的时候倒是先愣了一把神,等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在洛洛怀里开始撒泼打滚,明明洛洛一双手臂环起来就没多大的地方,它却硬是在上面原位置滚了好几圈,还拼命的仰起毛茸茸的小脑袋对着洛洛委屈的叫唤着,好像自己被大尾巴狼怎么了似的。

    大尾巴狼第一次看见这种靠耍赖来找外援的,忍不住狠狠的被那团毛球给雷了个**蚀骨,直到看到洛洛哀怨嗔怪的眼神之后他才反应了过来,连忙把刚刚才行凶完的“凶器”背到自己身后,然后干咳了一声开始转移话题:“赶快做完剩下的猎人任务吧,然后我们就回去交任务,希望这一次交完两个任务就能把晶石都给凑齐了!”

    虽然明知道大尾巴狼是在玩推拿太极,但洛洛终究没有真的和他计较,淡淡的敷衍着应付了一句:“嗯!这次你一定要抽到晶石啊!”

    洛洛可以对天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绝对是无心的,可就是这么完全无心的随口说出的这一句话,却狠狠的把大尾巴狼打击到了谷底,让他郁闷的缩在角落不断的开始唾弃起自己的烂手气来,顺便怀疑对方是不是故意说这句话来帮小猫报仇?!

    在大尾巴狼重新振作起来之后,两人迅的赶到了下一个任务地点,没费什么力气就直接找到了大尾巴狼要追捕的那个通缉犯,接着洛洛二话不说的直接召唤刀兵。让那一群穷凶极恶的兵痞对该名通缉犯实施了惨无人道的群殴之后,顺利的得到了对方的头颅,接着,两道白光再次闪过,这两名伟大的猎人直接用传送石回青龙城交任务去了。

    而在他们走后没一会儿的时间,一道眼熟的黑影再次姗姗来迟的赶到了大尾巴狼的通缉任务现场。

    站在一地如被强盗劫掠过之后的案现场,这个全身包裹着黑衣的人影不敢置信的怔愣着,看了看已经空无一人的野外草地,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杀字玉令,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颤抖着手指轻轻的在那个玉令上刷新了一道,接着果然不出所料的在玉令上看到了“任务目标(青龙城xxx,xxx)”的字样。

    “我x啊——”黑影站在空旷的草地中仰天长啸,声音中夹带着的那股悲凉劲儿让人几乎都不忍再听下去。

    运气啊!还真就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谁让他每每就差了这么一步呢?!而就是这一步,现在却让他和洛洛再次擦肩而过,果然老话说得没错——咫尺啊,有时候果然就真Tmd等于天涯!

    而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无意中伤害了一个纯真的热血好战小杀手的洛洛,现在正高兴的缩在猎人公会里,一边亲昵的蹭着小白猫那毛茸茸的小脑袋,一边拿着手里刚到手的新鲜出炉的热乎晶石摩挲。

    而相对比之下,她身边站着的大尾巴狼就要紧张得多了,正踟躇犹豫着在原地计算。试图卜算出一个交了任务之后必定可以拿到晶石的吉利时间。

    再多跑一次任务事小,如果这次还是抽不到晶石的额外奖励,那没准儿自己真要坐实“黑手”这个不大光彩的名声了……大尾巴狼想了许久,最后终于还是在洛洛期待的目光中一脸视死如归的走向了柜台。

    “叮!获得额外奖励三阶晶石!”

    还好,悦耳的系统提示声及时的在大尾巴狼耳边响起,拯救了他那颗不堪重负的小心脏。而在乍一听到这个提示声后,大尾巴狼瞬间被震在原地,直到过了好一会儿才激动的反应了过来,抽到了?!

    对,真的抽到了!对大尾巴狼来说,这次的系统提示绝对称得上天籁。他第一次感觉到这种程式化的声音竟然是如此的动听。

    可是当他刚刚从空间袋里把新到手的晶石拿出,正想要把这个喜悦与身边的洛洛分享时,就听到那个小女人在通讯器里对着不知道是谁的人爽快的答应了一句:“好,我马上就来!”

    “玄灵?!”大尾巴狼的脸立马垮下来了,郁闷狐疑的问了一句。说实话,他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会变成怨妇的,这一开口散出来的酸味,别说是别人了,就是他自己也有点受不了。

    可是那个洛洛居然就没有察觉他的语气,刚一把通讯器放下就挺不好意思的转过了头来说道:“对不起啊,我现在马上就要回装备店,剩下的那颗晶石下次再说吧!”

    剩下的?!他明明抽到了啊!加上她手中的确实已经够了四颗了,哪还有什么剩下的?!她难道都没注意到他手中那颗闪闪光的美丽巨钻……啊呸!晶石?!大尾巴狼傻眼了,握着晶石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才好,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小佳人抱着小白猫跑出去,然后踩着小碎步跑离了猎人公会,跑离了他的视线。

    面对着洛洛离开的公会大门呆了好一会儿之后,大尾巴狼这才确认了自己被抛弃的事实,忍不住死死的握住了手中的晶石,狠狠的咬牙切齿,从牙缝中一字一顿的迸出了冰寒的字语:“玄、灵!”

    其实,他这回真的冤枉玄灵了!

    而无辜的玄灵此时压根就不在青龙城,他正忙着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看戏,顺便一边指挥着手底下的两个任劳任怨的小工蜂打怪一边冷冷的散着可以地冻三尺的寒气:

    “没吃饭?!要不要爷来帮你们打啊?!”

    为毛他们要忍受这种待遇啊!为毛啊?!那两只哀怨的小工蜂一边狠狠的诅咒玄灵,希望他以后会被洛洛收拾得很惨,一边却又十分没骨气的谄媚着:“不用了,爷您坐好歇着就成!这点小杂鱼就交给我们哥俩儿了!……”

    正在跑回装备店的洛洛,还没来得及走到自家店门就看到了正在门前徘徊着的青梅煮酒,连忙又紧了紧怀中,抱稳了小猫咪之后才加快了度小跑过去打招呼:“煮酒,你来得好快啊。”

    “我心急啊!”青梅煮酒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口中却一点都不含糊,字里词间对于新装备的期待根本都不去掩饰一下,说完还好奇的看了下洛洛怀中新出现的小猫咪,却没有询问对方是从哪里找来的。

    “嗯!你把火羽锦带来了?!”洛洛在原地喘了喘气,这才不慌不忙的打开了店门,带着青梅煮酒一起走了进去。刚一跨进店门的两人。立刻得到了阿里克斯热情的早安问候。

    “带来了!你家阿里克斯还真是怎么看都像一个标准的贵族管家。”青梅煮酒从空间袋里取出了火羽锦递了过去,然后才艳羡的看着阿里克斯赞叹了一声。

    对于有无数打工生涯的青梅煮酒来说,在各个系统的店铺中做些散碎的零工来维持游戏中的补给消耗是经常的事,所以对于系统各大店铺都略有研究的他自然是相当有言权的,把火羽锦交给洛洛之后,他就自顾自的看着阿里克斯,习惯性的思索了起来:“普通的店铺就没这样的店长,听说玩家名下的店铺配给的店长是按照玩家的身份来配的。你家阿里克斯这样的,是因为你的种族关系,还是因为你的npnetbsp;   可惜现在洛洛也正忙于自己的思绪,所以没听到他那一番话,自然也就没能给出任何解答。

    洛洛手捧着火羽锦皱眉沉思,她怀里的小猫也早就自觉的跳离了她的手臂,乖乖的趴伏在她的肩上,和洛洛一起盯着她手中的火羽锦,小猫的尾巴还从后面绕过了洛洛的脖子以作固定,如果没有头的阻挡,从后面远远的看去,说不定还会被人误会是洛洛围了一圈皮草。

    拜托!您是猫!您是一只可爱漂亮的小白猫!咱不跟狐狸围脖呛行,更别把自己当成爬树的猴子成不?!您就不能下地站站?!这世上有哪只猫会趴自己主人肩上,还用自己尾巴绕圈着脖子来做固定的?!青梅煮酒看着这只洛洛身边出现的新宠,实在是看不惯它一副黏腻的样子。

    “这个火羽锦是火属性的,如果是我个人认为的话,按照平衡理念,想要让它维持最好的稳定状态,就应该要以水系的其他辅料来做支撑,但如果配的是与它相同的属性的话,虽然稳定性会差些,单系的伤害和防御力却有可能成倍增加,虽然你是枪战,但你更倾向于哪一种?!”洛洛知道青梅煮酒没什么钱做装备,所以尽心的想为对方做件好衣服,浑然没有注意到青梅煮酒的注意力已经被她肩上的小猫吸引去了。

    “啊?!什么?!”果然,在听到了洛洛的问题之后,青梅煮酒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回了这么一句。

    洛洛对天翻了个白眼,然后一边幽怨的瞅着那个不专心听讲的男人,一边把刚才说的话又给重复了一遍,完全不知道其实自己刚才也狠狠的把别人给忽视了一把。

    “真不好意思!”青梅认真的听完了洛洛的讲解,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之后才开口:“稳定性是什么?!你说的理念我没听过。”

    “其实这也不过是我自己的想法。”洛洛又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火羽锦,犹豫了一会儿,才选了比较容易能让人接受的方法讲解:“重生是个很真实的游戏,各种设定都不会是草率做出来的,这一点在我游戏的过程中体会很深……”

    看到青梅煮酒赞同的点了点头后,洛洛这才接下去慢慢的说道:“所以我在想,如果是制作装备时的属性问题,是不是也是有规律可循的呢?!比如说,按照结构稳定性来说,多种元素之间越平衡,互补之后的稳定性就会越强,而手工,实际上只是起了将这些元素揉和到一起的作用而已。”说到这里,她又稍微顿了顿,等待青梅煮酒消化刚才的那一段话。

    虽然不能说青梅煮酒是绝顶聪明的人,但是洛洛的这番话倒是也很容易理解,再加上他本身长期在游戏中的深刻理解,所以不一会儿就明白了洛洛的意思,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说,手工就是揉和属性的过程,手工越好,装备制作好后的属性损耗就越低。而各种材料之间的属性搭配越好,所能构成的装备属性也就越好?!”

    洛洛赞同的点头,接着毫不吝啬的夸奖:“煮酒很聪明啊!”话音一落,她肩上的小猫也配合的仰起小脖子,喵喵的对着青梅煮酒的方向细着嗓子叫唤了两声,很有种“孺子可教”的赞赏感觉。

    可惜洛洛终究还是太不懂得与人相处时的行为艺术,虽然她的夸奖很诚心,可是她在脸上配合出现的表情却太过惊讶,再加上小猫的卖力表现,反而适得其反的让青梅煮酒还没来得及脸红谦虚就先给郁闷了一把——我明白了这些是让人那么惊讶的一件事吗?!连一只猫都上赶着夸我两句,我给人的感觉就这么没自信?!

    洛洛倒是不知道青梅煮酒心里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看到对方懂得了稳定性之后,就放心的继续往下说道:“以此推算,如果是同属性的材料辅料的话,稳定性就会很差,因为元素本身强烈的失衡之后,造成的结果就是装备的本身坚韧度下降,按照玩家的说法,就是物理防御力会很低。但是与此相反的,制作该装备时使用了的那一系元素就会很活跃,为装备提供强大的法抗法攻等属性。”

    青梅煮酒把洛洛的所有推测都听完了之后,这才开始集中消化,虽然对方说的这些理论推测,是他第一次听到,但这并不妨碍他验证推演,而且真要按照重生的真实度来说,制作装备之类的生活技能,确实不应该是一个单纯的碰手气的过程。

    就好像洛洛的那个“天衣无缝”技能一样,按照洛洛以前曾经说过的过程来判断,她之所以有这个技能,是因为她缝就了一件连装备大师都缝不出来的衣服。也就是说,系统承认了她在现实时学过的缝补时的针法,判定了它的有效化。

    由此可见,重生中对于真实的契合度是很高的,各种技巧和理论都被它巧妙的融合在了整个游戏之中。洛洛刚才说的那一番话,很可能真的会成为日后装备师们提高装备属性的理论依据。

    这是什么?!这是游戏中一个概念的诞生。平常偶尔会有玩家经验贴,在论坛用自己的理念指导其他人,比如说很多游戏中的官方论坛中都会有些关于打Boss时的站位,或者关于某种宠物该如何捕捉才能使成功率提高……当然这其中,肯定缺少不了的就是关于装备的制作了。

    看着别人的经验是件简单的事情,很多老玩家之所以高出其他玩家,就是因为他们擅长于在论坛寻找并应用这一类经验和概念。而现在,他居然活生生的见证了一个概念的诞生?!青梅煮酒觉得自己都有些激动了,他舔了舔嘴唇,忍不住想向洛洛求证这个概念的真实度:“你用这个方法做过装备吗?!提升属性的机率有几成?!”哪怕只有一成的属性提升机率,这样的理念都等于是拥有了强大的事实保证。毕竟这已经相当于是能够在十件装备中做出一件极品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了不起的成就?!——能够掌握极品的出现规律,而不是单纯的靠手气。大部分的游戏玩家几乎想都没想过这样的事情!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是按照这个理念来做衣服的,只不过那时候是无意识的挑选材料,而现在才开始系统的归纳。”洛洛皱了皱眉,终于还是犹豫着回答了,她刚才的犹豫倒不是因为想藏私什么的,而是因为她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以前做装备时使用的材料性质。可是就这么一下,敏感的青梅煮酒还是立刻的反应了过来,于是赶快挡下了对方想要继续开口的动作。

    “别告诉我!”青梅煮酒皱着眉,坚定的伸出手拦在洛洛面前。

    “煮酒?!”洛洛不解的看着对方,仿佛很疑惑为什么他要拦下自己。毕竟最为这件事情高兴的人是他不是吗?!难道他就不好奇接下来的问题?!

    “其实我还是知道太多了!”青梅煮酒拦下洛洛之后想了想,现自己早就已经听到了不少了!而这一点认知,终于让他忍不住的郁闷了起来,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痛恨自己的好奇心过。

    “有什么关系?!”洛洛还是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这种事情,不能随便对别人说的!”青梅煮酒听到洛洛的话后,连要继续郁闷的事情都忘记了,反而严肃的转过头来叮嘱洛洛:“你千万别相信别人,万一随随便便的被别人知道这件事就不好了!”

    “为什么呢?!”洛洛眨着眼睛,眸子中盛满了不解。

    因为被人知道了的话你就没办法保护自己的利益了啊傻蛋!知人知面不知心难道你不懂?!青梅煮酒被她的话噎了一把之后才反应了过来,正要将心里刚才想的那句话脱口而出时,就听到了洛洛继续往下说道:“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值得保密的吗?!”

    好吧!青梅煮酒已经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现在只想直接昏死过去。

    “因为如果被别人知道了,那个人就会分走你的利益,而且如果他不小心让更多人知道了,那你的这个现就不再有优势了。”青梅煮酒忍了又忍,终于险险的将喉口的那口腥甜压了下去,看在这个小女人对自己这么不设防的份上,他怎么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未来可能生的悲剧上演吧?!所以这会儿虽然百般的无奈,他还是不得不好声好气的跟对方讲解着其中的厉害。

    洛洛认真的听着青梅煮酒说的话,听完后更加疑惑的看着对方:“所以我才不明白啊!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值得保密的吗?!”她肩头的小猫也跟着歪了歪小脑袋,疑惑的喵了一声。

    “……”好吧!是他被玩家思维束缚了,所以才误会了她!其实眼前的这个小女人不是不明白,而是根本就没有过藏私的念头,她压根就是抱着成为现代活雷锋的思想精神在进步?!

    “雷锋虽然没有将做的好事说出来,但是他却写在了日记本里。你能不能别这么无私啊……”青梅煮酒都有点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才好了。

    谁说我无私了!洛洛好笑的摇了摇头,也不去解释什么,问清了青梅煮酒想要的是物防装备之后,就拿起火羽锦走进了内室,随口吩咐了一句让阿里克斯招待他的话,然后就关上房门,开始准备制作装备了。

    这世界上谁没私心?!青梅煮酒真是太高看她了。

    好吧,就算私心不强的人真有不少吧!可是谁又愿意平白无故的把自己的成果分给别人?!她所说的“不值得保密”,只是对他们这群朋友而言。如果他真当自己是朋友,当然不会说;如果他不当自己是朋友,那拿这么一件事看清一个人,她也觉得划算了……信任啊,就是要靠无数次的试探累积出来。

    定定的看着手中的火羽锦,洛洛自嘲的轻笑了一声,然后才在脸旁那只小猫咪亲昵的磨蹭下回过神来,将锦布轻轻往空中抛起,望着在空中展开的有着艳丽火红色波纹的上好锦布,她迅的从桌上摆放好的材料中取出了一个透明而略带水蓝色泽的一阶晶石,并不像以前那样直接按在布匹上让它渗入,而是收入掌心使劲的捏紧。

    将握紧的那只拳头举在胸前,洛洛抬头看着凌滞在空中的那匹锦缎,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定下了大概的设计,接着胸前的拳头往前一伸,掌心向上的舒展开来,一道凝练成深蓝色的的细长如丝带的液体就这么从她掌心中射出,笔直扑向前方的锦缎。

    在那道深蓝色的液体完全射入锦缎的时候,一朵湛蓝色的华光流彩的蔓殊沙华赫然出现,缓缓的在锦布上绽放开来,只短短的几秒钟内,洛洛手中的深蓝色液状体已经全数消失,而那朵湛蓝的花朵也已经在锦布上完全盛放开,与布匹原来的红色混合,成为了妖艳的深紫色。

    洛洛满意的看了看锦布上的艳丽花朵,一边从桌上拿起几束绿色的草植放在手中,一边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布匹上的色光流转,现那一圈圈光纹在经过深紫色的花朵时也并没有阻滞之后,终于放心的将锦布收了下来,铺摆到了裁缝台上。

    小心的将锦布展开铺平,洛洛大概计算了一下手中的草植所含的元素和色泽,然后才将握住这些草植的右手按在了布匹之上。

    一道白光从洛洛的手下出,那些被手掌按压在布上的草植开始慢慢的褪色,一层层的绿色波纹以洛洛的手下为中心,从草植中被抽出的元素和色彩开始慢慢的在整匹火羽锦上泛开,最终均匀的分布在整匹布上。

    当洛洛手中的白光消失之后,那些草植已经化成飞灰被吹散,而她手下的火羽锦在完全渗入了绿色之后已经变成了深沉的黑色,原本深紫的蔓殊沙华也暗淡成了墨绿色。本来整匹布上略显突兀的颜色搭配,一下变得深沉协调起来,还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鬼魅气息。

    根本不用歇气,洛洛迅的在桌上已经成形的原布上比划了几下,按照脑中已经定好的造型将它裁成了几块儿,然后才将裁下的布块拿在手中,半点停顿都没有的沿着边缘揉捏起来。

    她指尖的白光一直没有减弱过,纤细的手指过处,布与布之间已经连接起来,连一丝缝合过的痕迹都找寻不到。

    连接好最后一处之后,洛洛将大致显现出雏形的衣服放在裁缝台上,又从桌上拿起了一团金色的丝线,食指与中指间夹起线头,在衣摆和袖口的边缘划过,灿烂的金色丝线顺着她手指划过的地方隐入衣料中,变成了暗金色。

    终于,将最后一处缀好金边之后,洛洛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慢慢的放下手中剩下的金色线团,伸手在衣服上一抚,白光闪过的同时,系统声也同时在她的耳边响起。

    “叮!长袍制作成功,请命名。”

    青梅煮酒……洛洛眨了眨眼,提起桌上的长袍笑了起来,轻轻的从唇中吐出三个字:“论英雄!”

    论英雄(上衣)(白银):防御+7o1,法系伤害吸收1%,敏捷+1o,1o%机率完全闪避,被感知机率下降5o%,装备要求:男性,力量57,智力6。制作者:洛洛

    青梅煮酒赚大了!这是洛洛看清手上的长袍属性之后的唯一感觉,一个银币的手工费,做出了一件白银的装备,不知道是该说自己的手艺太好,还是该说他的运气太好?!

    ----------

    总算是放上来了,不过还是过了中午的时间,希望没有让各位失望.

    顺便再求次粉红~~摇旗呐喊了~~

    本书更新最快的网站    成人小游戏    .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洛临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