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洛临 > 第九十三章 崩溃?!
    第九十三章 崩溃?!

    在幽灵的指尖接触到洛洛额头的一瞬间。成人小游戏    .从那个地方瞬间迸出巨大的光球,将那个幽灵和洛洛整个包覆在内。

    从一人一鬼站立的地方放射出来的这些光线越来越刺眼,渐渐布满了整个房间,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睛,人一靠近这个光球的旁边,就如同站在了太阳的旁边一样,虽然没有炽热的高温,却有着直视不得的强光。

    大尾巴狼当然也不例外,人的眼睛本来就是人全身最脆弱的地方,光线乍一出的同时,他立刻条件反射的闭起了眼睛,然后一只手伸出想拉洛洛,另外一只手则格挡在了眼皮前面。

    谁知道,这一拉居然拉空了,大尾巴狼觉到手边空荡荡的感觉,不由得吃了一惊,却睁不开眼来看,只好胡乱抓了一把,却依旧是一无所获,除了手边不时碰到的浴缸边沿,其他再没有什么可以被摸到的东西。

    “洛洛!!!”大尾巴狼惊得大喊。等到光线渐渐暗下之后,他迫不及待的睁开眼睛,却只看到已经变得空空的浴缸,还有浴缸外落在地上的白色小猫,而洛洛和那个男性幽灵却都已经消失了。

    “喵——”白色小猫仰起脖子细细的叫唤了一声,大尾巴狼怔愣的看着它,握住空空如也的手心,说不出话来。

    洛洛……到哪里去了?!

    “爸爸,为什么每次都要泡这种茶叶给谦叔叔?!为什么其他人都不能喝?!”一个稚嫩软糯的童声从远处传来,似乎很飘渺,却出乎意料的清晰。

    “因为谦叔叔从小身体就不好,这种茶养人,袖袖最乖了,一定要告诉谦叔叔是你亲自倒的茶哦!不用提到爸爸。”一个沉稳而霸气的男声在那个童音落下之后回答。

    “嗯!”童音中透出欣喜,高兴的应着。

    是谁?!谁在说话?!黑暗中的洛洛抬起头来,迷茫的四处观望着,从幽灵的指间放到她额间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突然被传送到了这样的地方。天上,地下,身前,身后……完完全全的黑暗,仿佛能把人逼疯一样的黑暗,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没有,除了她自己以外,大尾巴狼,小猫咪。古堡,甚至连那个幽灵都消失不见了。这整个空间里,就只有那些飘渺的似曾相识的声音在不断的传出。

    “谦叔叔,这是你的茶哦!”软软的童音再次传来。

    “谢谢袖袖,每次来都有袖袖亲手倒茶,谦叔叔很高兴呢。”另一个温润的男声响起,与刚才的男声给人的霸道感不同,这个声音只让人联想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不客气,我最喜欢谦叔叔了哦!”小小的童音仿佛是在撒娇,却又是极认真的语气。这样的词句,熨贴得人心满满的,暖暖的。

    “嗯!谦叔叔也最喜欢袖袖了……”男声中有着宠溺和满足。

    “谦叔叔,袖袖泡的茶好喝吗?!”

    “嗯!好喝。”

    “谦叔叔你脸色又变差了,爸……呃,我知道这茶是养人的哦,你多喝点哦!”

    “……嗯!袖袖乖。”

    不对!这些声音,这些对话?!洛洛眼中经年不变的懒散突然消失,瞬间惊骇的睁大,双手颤抖着慢慢抬起,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像是被什么吓到了一样,喃喃低语着,不停重复着同一句话,仿佛是想要催眠自己一般:“别让我听别让我听别让我听……”可是那些声音和对话却仍然在不停的传入她的脑中,就像是直接从她心底响起来的。

    “爸爸,谦叔叔怎么也病了?!我们去看看他好不好?!”这回的童音带上了哭腔,仿佛有着说不出来的难过。

    “袖袖乖,谦叔叔需要静养,而且妈妈也病着不是吗?!袖袖要照顾妈妈啊!”沉稳的那个男声再度传来,仿佛是正在哄着前面的孩子。

    “我什么都不知道……”听到这些,洛洛更加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身子整个蜷缩到了一起,眼神溃乱的喃喃着,已经失去了神智,只知道不断的给自己施加心理暗示,好抗拒那些不断钻入耳中的对话。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天地间突然亮了起来,仿佛是没有质感的幽灵一般,洛洛轻飘飘的浮在了一个大大的别墅内部,她的视线正前方,正好是二楼的一扇门前,那里伏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仿佛是在偷听着什么。

    那个伏在门前的小孩子是个女孩儿,五官精致漂亮,头柔软服贴的落在身后,还穿着粉色的小裙子,整个人可爱得仿佛是天使一般,可是洛洛一看到她,却像是看到了最可怕的恶灵。猛的低下了头去,死死的闭上眼睛哽咽着:“我…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阿谦会被毒素侵蚀成这个样子?!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一个尖锐的女声从门板内大声的传出,充满了愤怒的质问。

    “我什么都不知道。”沉稳的男声云淡风轻的回答着:“每次阿谦来了之后,只有袖袖去招待他,我从来没有去见那个男人,甚至家里的仆人都没有人和他接触过。”

    听到这个男人的回答,浮在半空中的洛洛和正伏在门前的小女孩儿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小女孩儿全身着抖,明明是温暖的天气,却像是怕寒一样的环臂抱着自己,那双大大的眼中含着恐惧和惊讶的泪光,如花瓣般的嘴唇被自己死死的咬住。呆呆的在门口站立了一会儿之后,她突然轻轻的跑开了。

    “别去!”不经意间注意到小女孩儿动作的洛洛似乎是想起了一些什么,慌乱的尖叫着,伸出手去想拉住那个小女孩儿阻止她,却只抓住了一团空气。

    手掌空握的瞬间,似乎是搅乱了空间,周围的一切又开始扭曲了起来,慢慢恢复之后,洛洛原本待着的位置已经换成了另外一副场景。

    小女孩儿正坐在一台精密的仪器前面,头上戴着耳机,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大大的显示屏,她的手指如穿花蝴蝶般迅在百来个繁杂的按钮和键盘上操作着,“噼噼啪啪”的敲击键盘声不绝于耳。而在她的手边。一个光的密封玻璃盒内,一把眼熟的“茶叶”正静静的躺在里面。

    “停下来!停下来!别查!别想!别问!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啊!”洛洛绝望的扑上前去,拼命的挥舞着自己的双手试图阻止这个小女孩儿,却始终无法碰触到她,一次次的尝试只换来了一次次的失败。

    此时的洛洛,就仿佛是一个真正的幽灵一般,无法碰到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物品,任何一个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生。

    终于,小女孩儿手下的动作停了下来,她静静的坐在仪器前。慢慢的摘下了头上戴着的耳机,然后将怔愣的视线投注到了旁边的“茶叶”上面,喃喃低语:“为什么有毒……爸爸?!”

    洛洛崩溃了,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胸口,几乎就要呼吸不过来。

    场景再换,小女孩儿呆呆的抱着大大的玩偶,脸上都是木然的表情坐在自己的床上,床边,一个简陋的自制的小音箱正在传出她父母的声音,那是从她安装在父母房间的监听器中收录来的。

    “为什么?!你明明知道袖袖是阿谦的女儿……”这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却已经不再尖锐,反而异常的虚弱到几乎就要听不见的地步。

    “哦?!是吗?!第一次听你说起呢!”沉稳的男声依旧波澜不兴的回答着,仿佛对方说出的只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琐事。

    “为什么?!你要叫袖袖亲手给阿谦端去毒药,只是为了消除阿谦的戒心吗……”女声越来越弱。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男声中终于有了一丝不耐烦的情绪。

    “为什么……你要让一个孩子……亲手毒死自己的父亲……”

    “……”

    “为……什么……”

    “啪!”的一声,小女孩儿关掉了小音箱,机械的将它塞到了床下的一堆杂物中,然后一直坐在床上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原本灵动的大眼中,已经是一片望不见底的深沉,仿佛是地狱的深渊。

    洛洛飘浮在床前,已经不再尖叫抓狂了,脸上平静得像是一个木头娃娃,好像刚才那个疯狂的人不是她一样。只有那双眨也不眨的大眼中不停流出的泪水,才能证明她确确实实的还活着。水润的双眸中,是与小女孩儿一样的黑暗深邃……还有空洞。

    场景再换,还是这个小女孩儿的房间,却已经变成了深夜。

    一个穿着白色睡衣的女子站在小女孩儿的床前,披散着头,温柔的注视着床上躺着的小女孩儿,如果仔细看她的脸,就能现这个女人与洛洛长得一模一样。

    “我的孩子……”女人爬上床,轻轻的抚摸着小女孩儿的头,柔声的低声呢喃着。

    在她的手放上小女孩儿头顶的同时,小女孩儿就睁开了眼睛,眼中一片清明深暗,好像根本就没有睡着过一样,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爬上她床的女人。

    “我的孩子……”女人并没有对对方的清醒感到惊讶。手下连停滞都没有一下的继续抚摸着那软软的头,然后轻轻的把小女孩儿抱入怀中,贴蹭着对方柔嫩的脸颊,轻声的低语着:“千万别太聪明,我的孩子……如果什么都不懂,就好了。那样就看不到黑暗,那样就看不到地狱……我的孩子……”仿佛是捧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女人小心的将小女孩儿环在胸前,头慢慢的垂下,覆在了女孩儿的头顶。一丝血液慢慢的从那诱人的微笑着的红唇中渗出,蜿蜒而下,滴落在床上。

    “我可怜的孩子啊……”女人轻叹着,抱着小女孩儿缓缓的瘫在了床上,终于不再有声音,也不再有任何动作。

    瞳孔瞬间缩小,洛洛的整个眼中都只剩下那个倒在床上的女人,还有床上那刺目的鲜红。

    为什么在笑?!为什么特意死在我的面前?!连你也不要我了吗?!谦叔叔真的是我的父亲?!是我杀了他?!是我夺去了你生存的意义?!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懂!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什么都没有听见!

    洛洛的眼中突然恢复了神采,猛的低下头去,将脸深深的埋入了自己的双手之中,颤抖着肩膀低泣:“我什么都不知道……不是我…不是我……”

    小女孩儿还是静静的躺在床上,似乎没有觉身边的女人已经没有了呼吸,更没有看到床前无助的洛洛。

    “妈妈,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良久之后,小女孩儿的声音突然在深夜中低低的响起,带着细碎的哽咽和害怕:“妈妈,如果我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妈妈……”小小的手揪起被子挡住了脑袋,害怕的瑟缩在女人怀里。

    “啊————”

    一声凄厉的嘶嚎声突然从小女孩儿的房间传出,带着撕破黑暗般的尖锐,拂过了床上颤抖的女孩儿和了无声息的女人,将整个洞穴中的空间震得狠狠一荡,这个位面的各个空间突然同时扭曲了起来。

    “是洛洛!”仍在古堡的房间内的大尾巴狼眼中猛的一凝,惊讶的抬起头来看着似乎是被扭曲成一团的房间,试图寻找这声长啸出的方向。

    “啊呀呀!这是怎么回事?!那两位客人难道有麻烦了?!”因为小猫咪的关系,洞穴外的老矮人一直没敢走远,乖乖的守在通路的入口处等着。这会儿猛一听到里面传来的凄厉的惨嚎,吓得他连害怕都忘记了,想都没多想的就冲了进去,一边朝洞穴里跑还一边念念有词的唠叨:“千万别是那个女冒险者啊,如果是男的还好,万一是女的出了问题的话,帝缪大人会抓狂的。”

    空间的扭曲渐渐加深,最后竟然直接绞成了一团,洛洛身处的房间和大尾巴狼所在的古堡同时混**错着,一会儿出现别墅里的家具摆设,一会儿又出现古堡里的浴缸和破旧陈设,除了两人以外,所有的东西都混乱扭绞成了一团,像是画家手中被打翻的颜料盘。

    “Tmd!到底生了什么!”大尾巴狼现在已经确定那个声音就是洛洛了,眼看着空间扭曲,洛洛所在的空间也不时的在他面前偶尔隐现出一星半点。

    瑟瑟抖的小女孩儿?!死去的女人?!虽然五官已经被扭曲得看不清楚了,可是大尾巴狼依旧模糊的辨认出了这些。

    这是那个死幽灵说的洛洛心底的地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尾巴狼抓狂的使劲揪着自己的头,试图从这乱七八糟的一堆图像里拼凑出事情的真相。

    “啊……这就是你的地狱?!”扭曲的空间中,幽灵的声音微带着讶异突然在洛洛的耳边出现,一只微凉的散着莹光的手也跟着覆上了洛洛的嘴唇,嘶嚎声嘎然而止。洛洛伸出手抓住那只覆住自己嘴唇的手,死死的咬着,抽搐着,空洞的眼中不停的流下眼泪。

    “真有意思呢。”洛洛身后,那个幽灵的声音带着微微的好奇评价着。与此同时,他的身体渐渐凝聚起来,有了实质的感觉,而且这回不止是上半身,他整个人都出现在了她的身后,与她一样凌空悬浮着,只是五官还是看不清晰。

    “可是你为什么会有这么有意思的记忆呢?!催眠自己,并不是一件好事哦。”幽灵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能够碰触到洛洛了,他一只手环过她的腰,另一只手仍旧捂住她的嘴唇,丝毫不介意正在被对方狠狠的咬着,颇感兴味的继续说道:“来吧,我感觉到你还有一些没有隐藏的地狱,让我们一起见识一下吧……”

    “叮!重生紧急重启,请各位玩家在十分钟内下线!本次重启不会造成数据丢失,请各位玩家放心!现实时间十二小时后重生将再次运行!祝大家游戏愉快!”

    系统的全服通告突然在整个游戏中响起,一连重复了三遍,让所有人都怔愣了,其中有不少正在打Boss的人因为一时分神而被飞成白光,而当他们再次出现在重生点时,听到了重复的公告中那句“不会造成数据丢失”之后,所有人都义无反顾的对天竖起了中指,而后泪流满面——Tnnd我情愿你数据丢失!拜托回档到我死之前的数据吧!

    “我x啊!仰天长靠啊!”一个山谷中,舞者刚刚挑飞一个小怪,正要朝Boss冲去时就突然听到了这一声系统公告,短暂的失神之后,他悲愤的泪了:“你Tmd要不要挑这时间重启啊!内测半年都没见重启过几次,公测开始了反而接二连三的关闭服务器!”

    “快打!”玄灵清冷的声音传出,效果良好的瞬间冻住了舞者不满的抱怨,让对方全身打了个寒颤。

    “是啊!还有十分钟来着,应该够用的!”小九一边加快挥舞着手中的双手大剑,一边把几颗血药丢进嘴中说道:“再说不杀掉就没办法脱离战斗状态,那更下不了线。”

    “切!也只能这样了!”舞者把全身的寒气抖落之后,郁闷的拔出自己那把拉风的暗夜血刃匕冲了上去。

    就在舞者加入后不久,玄灵突然眉间皱紧,短暂的停滞了一下,接着他立刻回过神来,随手把手中凝聚起的火球丢出之后,抽身撤开战局并掏下几瓶小蓝灌了下去,然后开启了飘浮升上半空,杖头抬起低声诵念。

    小九和舞者还在不停的攻击着Boss,不一会儿后突然感觉到四周变得一片昏暗,然后那个低幽的熟悉的声音就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末日审判——”

    “老大!对付这么一个Boss至于用到审判吗?!都打掉一大半血!”突然劈落下来的交织电网中,小九无奈的向后一跃跳开,眼见已经没有什么上场的机会了,只好意犹未尽的把武器收了起来。

    “用得好!这样早点结束了好下线!”舞者倒是很高兴。

    玄灵看着脚下轰然倒下的Boss一言不,既没有接下两人的话回答,也没有其他的动作,只是打开了好友列表,看着那个暗淡下去的“洛洛”二字,微微的抬起了手,皱着眉按住了自己的左胸——突然有一种很压抑的不祥感……是怎么了?!

    “下线?!”扭曲的空间中,同样听到系统公告的大尾巴狼脸色古怪的瞪着眼前的小猫咪。倒不是因为猫咪身上有什么特别的,而是因为现在整个空间中只有他和它两人……咳!一人一猫是完好的实体,所以他也只能看着它了。

    “刚才洛洛突然下线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尾巴狼皱着眉蹲下身去,拉起小猫咪的小前爪,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靠!臭男人不要碰我!我喜欢香香的美女姐姐!小猫咪嫌恶的一爪子拍开了那个占它便宜的色狼爪,然后舔舔自己的前爪作为清洁,还不忘在舔完后摆出一脸想要呕吐的表情。

    噗!大尾巴狼额头上的青筋暴出,隐忍着把青筋一根根的按回去后,他一把拎起小猫咪的后颈皮毛,不顾对方张牙舞爪的挣扎,一脸铁青的提着它往外走去……

    重生主控室内再次陷入一片混乱。

    “先让我们先为多灾多难的程光同志默哀三分钟!”某个程序员一脸同情的看着站在一边的程光,语气中充满了说不出的沉重,安慰的伸出手来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你说你娃咋就那么倒霉啊!又是那个洛洛出的幺蛾子!”

    程光无视那个看似同情实则幸灾乐祸的同事,一脸要哭的表情直勾勾的望着自己的顶头上司,凄婉哀怨的叫着:“组长!这回我真的冤啊——”

    被称为组长的那个在一群人中看起来比较稳重的男人,此时也正一脸哀悼的看着程光,无比同情的说道:“我知道你冤,可是谁叫出问题的又是那个洛洛呢!还是等上层和混沌的调查结果吧!”

    所以说啊,有时候人这一辈子真的是不能行差踏错半步,他也不过是放侄子进来参观过那么一次而已啊!就这一次,居然造就了一个西方游戏中的东方种族玩家!如果光是这样也就算了,这个玩家居然还收了第一高手做宠物!如果光是这样也就算了,这个玩家居然还导致了阶任务提早出现并完成!如果光是这样也就算了,这个玩家居然陷入精神任务还差点崩溃!如果光是这样也就算了……靠!这都几样了?!能这么简单就算了吗?!她咋就那么多事情啊!

    程光本来还在不停的自我催眠自我安慰,结果越回想就越崩溃,几乎就想在主控室内砸东西泄愤了——他那多灾多难的人生啊!

    “不管怎么说,那个玩家已经强行断开游戏连接了,现在正在由混沌亲自进行脑电波催眠,势必要让她的精神状况恢复正常!”组长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了看程光咬牙切齿的面部表情,他开始考虑是否要让这小子也接受一次脑电波催眠,看样子他受的打击也不小啊。

    “那为什么要重启游戏啊?!”围站成一圈的程序员们面面相觑,其中有一个低头想了一会儿以后站了出来,不解的问道。

    “你们难道没意识到吗?!”一听到这个问题,那个组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头疼的事情,越感觉脑袋中涨得厉害了:“这个洛洛触的任务是精神恐惧类型,一般只是利用催眠使玩家们看到害怕和恐惧的幻象。可是谁能想到,她的深层恐惧居然是能够导致精神崩溃的程度。”顿了一顿之后,组长继续说道:“一般来说,有这种程度的精神恐惧,普通人早就应该崩溃送进疗养院了。可谁能想到会有这么一个人硬生生的把自己催眠了呢!”

    “这丫头是个天才!”另一个程序员非常不合时宜的打了个响指,兴奋的夸奖着。

    组长闻言狠狠的瞪过去一眼,把对方瞪得缩回角落抖之后才转过头来,接着无奈的说道:“虽然我们无法得知这个玩家在游戏中到底是看到了什么,但那一定是很可怕的回忆,也许会导致玩家精神崩溃,这样的事情万一出现,会对重生造成极其不良的影响。所以,我们必须消除不良影响。同时上面下令,要我们在重启的这段时间内把所有涉及到精神恐惧之类的任务都取消掉!”

    “是!”所有程序员齐齐的应道。

    “至于你!”组长看着唯一没有应声的那个小媳妇儿样的程光,勉励般的拍了拍对方安慰道:“如果上层没有说什么,那应该会没事,等结果吧!”

    “呜……”程光无语凝噎。

    --------------

    我真不适合写虐的部分啊,这一章纠结了好久,一直在想要怎么顺序,这会儿才上来,实在对不起大家了。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知道IQ2oo的洛洛却经常犯懒犯迷糊而且eQ极低的原因了吧?!如果还不清楚的话下一章有几句点明。

    另外,例行求粉红咯~

    本书更新最快的网站    成人小游戏    .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洛临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