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洛临 > 第六十七章 法宝材料
    第六十七章 法宝材料

    其实玄灵在以前做任务的时候并不是这样不爱惹事的,正好相反,以前他做任务的时候,那股劲头基本上只可以用“横冲直撞”四个字来形容,而他在这次之所以这样反常,只是因为在他的心目中,对于这次的任务太没有归属感,大概是因为参加人数过于庞大而且又大部分陌生的关系,以至于玄灵一直觉得其实自己是在帮别人做任务的——别人的事费那心思干嘛?!死掉一个少一个!这,就是他目前心内最真实的念头。好玩的小游戏   .

    不过还好,虽然玄灵没有主动出手解除危机的意思,可是众人想象中的战斗也并没有生。酒馆里的人还是那么诡异的看着他们,尤其是在看到小男孩儿后,一个个都盯着他的黑和黑眼在旁边偷偷的指手画脚,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却没有一个人出来挑衅他们。

    半惊半疑中,舞者终于忍不住主动出头,代表队伍中所有不明所以的队员向专业人士咨询了:“老大!这怎么回事?!”

    “任务剧情。”还好,玄灵总算还给自家兄弟留了几分面子,淡淡的开口解惑。

    “任务剧情?!”舞者一时没反应过来,鹦鹉学舌般的将玄灵的话重复了一遍后,挠挠头,忍不住又开口:“能不能说明得再详细点儿?!”

    这次玄灵没继续给他面子.了,只鄙视的扫来一眼,然后冷哼了一声:“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

    在重生这样的智能游戏中,高级.的任务就不再是单纯的打怪杀怪,而是由很多步骤共同组成的了,它的任务体系一般是一个完整的故事,然后衍生出许多可以改变最后结局的分支,比如说某玩家领了一个杀掉某个大*oss的任务,但是那个玩家和那个Boss一见面,突然聊得挺投缘,然后兴趣一来,不仅没有杀掉那个Boss,反而去把布任务的npc杀了,这也算是终结了此项任务,只不过结局不一样而已,同样也是能获得奖励的。

    而在更高级的任务中,还有许.多的任务剧情穿插在其中,还是假设是那个玩家,接了一个杀大*oss的任务,然后运气极好的在第一时间遇到Boss,杀之,任务完成。这是最快但也最差的完成结果。而如果他在任务中,围绕着寻找Boss这个事件现了许多设定在npc间的故事,最后了解了这个任务布的原因和故事背景,最后再自己做出选择,参与到这个故事当中去完成它,这样的结局就完全不同了,等于是他完美的完成了全部任务,任务的完成奖励自然要比第一种完成方式要多上许多。

    这就是关于任务和任务完成度之间的设定,玩家.激了多少剧情,解开了多少谜团,最后做出了怎样的选择,这些都会关系到最后的任务完成度的计算。

    玄灵他们现在领取的这个任务,如果只是单纯的.把小男孩儿送到目的地,一路上不惹事不杀怪的话,最后任务也能完成。但是这样的话,他们肯定会错过许多了解内幕的信息,等于只是以受雇佣的形式完成了基本任务,却根本没有参与到故事当中,最后的奖励自然只会有基本的部分,而不会有额外的奖赏。

    玄灵并不在乎奖励如何,更不想把这件事明白.的说出来,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嫌麻烦。不过很不幸的,舞者居然在这种时候开窍了。于是,他不仅在队伍频道里将任务完成度这件事向所有人说明了一遍,还强烈建议所有人积极行动起来,去掘这个几乎是送上门来的剧情,此建议在得到几乎所有人的一致赞同后,兴奋的舞者小同学一转头,就看到了玄灵暗蕴杀机的笑意。

    “老大好像不怎.么高兴?!”舞者战战兢兢的对身旁的小九送了一个单人的私聊信息。

    “你没看出来老大对这任务兴致不高?!”小九翻了个白眼鄙视这个没有眼力的小白。

    现在看出来了。舞者心中小泪横流,开始盘算着一会儿要怎么转移玄灵的注意力。

    而刚刚提起干劲的其他人,现在也不再纠结于住店的事情了,集体表决,把小男孩儿丢给洛洛原地照顾以后,一个个人散了开来,开始在酒馆里随便逮人提问:

    “这里是哪里?!”

    “你是谁?!”

    “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你在这里做什么?!”

    以上这四句,是网游中公认的触任务和了解剧情之四大经典句式,所有玩家们在碰上一个npc的时候都会经常用这四句作为开头招呼,其常用程度基本等同于现实中两人见面时的“你吃了吗?!”

    一般的网游中,如果没有任务或剧情在身的npc,对玩家们的这些触类问题一般是无视而过,或者是程式化的回答“我是阿花”“这里是xx城”一类,但是重生既然号称拟真智能,其npc的反应又怎么可能这么平凡呢?!

    于是,本来虽然气氛诡异却好歹还算平静的小酒馆内,在一大帮子人开始到处询问线索之后,立刻变得热闹了起来。

    “你是谁?!”exp妖精温柔的笑着面对一个男酒客。

    “你问这个干嘛?!我是有老婆的哦!虽然你长得漂亮,但我绝对不会对不起我老婆的。千万不要迷恋我的男子气概,因为不管你有什么样的妄想都是不可能实现的,当然,如果你坚定得非要献身不可的话,我还是愿意满足你这个小小的愿望,我们不妨晚上再来这里谈一谈这件事b1ab1ab1ab1a……”

    青梅煮酒脸色铁青的走过来,拉着笑容已经僵硬的exp妖精二话不说的走人。

    “这里是哪里?!”狂小小坐到一个酒客面前。

    “呃……这、这是我、我家……”眼前被狂小小提问的这位明显喝高了,指着和他坐一桌的另外一个已经喝趴下的男人热情的对着狂小小介绍:“这……我、我老婆……”手指再一转,指到了空气处:“我弟……”再一转,对着另外一团空气:“嗝、我哥……”狂小小爽快的起身,拍了拍还在不停介绍自己“家人”的酒客,留下一句:“您慢喝!”转身,寻找下一个。

    剩下的那个酒鬼揉了揉醉眼,指着离开的狂小小,转头对着身边的空气继续介绍:“那、那是我妈……”

    “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舞者不敢待在玄灵身边,硬着头皮逃了出来,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也开始凑热闹,随便抓了一个路过的人问道。

    “滚!别妨碍我办事。”那个人一把甩开舞者的手,鼓着眼睛几大步就冲到了里面坐着的一桌人面前,手一拍,气势汹汹的吼了起来:“老哈里!你Tmd有钱来喝酒没钱还我们赌坊的债?!是不是要老子揍你一顿啊?!老子b1ab1ab1ab1a……”

    烟视媚行此时倒是显示出了她的强大交际手腕,她拉着huhucat,两个女人在一桌又一桌的酒桌上游移,和每个酒桌上的各种各样的客人都能相谈甚欢,在其他一直没能打听到有用信息的队员们的赞叹声中,不一会儿,两个女人就打听到了想要的情报,手拉手的回到了玄灵这里报告。

    “他们说他的头和眼睛都跟传说中的邪恶黑龙一样,所以不欢迎他。”烟视媚行纤纤皓腕一抬,直指向洛洛手中牵着的小男孩儿。音量毫不收敛,完全没有顾忌小男孩儿的心情,还啧啧的庆幸着:“还好他们不知道这小子就是真正的黑龙,要不我们早被赶出去了。”

    小男孩儿脸色一黯,垂下头去。

    玄灵向他扫过来一眼,脸上还是一点表情都没有:“既然大概了解了,那就先去定间房,等回房了再说吧。”说完转身就向着柜台的方向走去。

    小男孩儿还是垂着头,一句话不说,只是原本张扬的脸蛋却暗淡了许多,洛洛默不吭声的看着,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好更加紧的握住了小男孩儿的手。

    小男孩儿偏抬起头看着洛洛,瞳仁中似乎泛起一丝麻木,苦涩的牵了牵嘴角:“放心,人形的状态下,我跑不掉的。”

    洛洛低着头看他,更加紧的捏住了手中的小手,另外一只手抚着对方再次垂下的小脑袋,轻声的安慰着他:“哪儿都不用跑,有我们在,没人伤害得了你。”手中的小手一颤,就再没有动静。

    “这里的老板不肯开给我们房间的,难道他忘记了?!”烟视媚行嘟囔着,一边在队伍频道里招呼其他还在套任务线索的人都回来,一边莫名其妙的看着走向柜台的玄灵。

    果然,玄灵刚走过去的时候,胖老板就板着脸说“没房了”,还像赶苍蝇似的想把玄灵赶走,不知道玄灵说了几句什么,胖老板的脸上僵硬了一下,还是紧咬着牙坚持不肯给房间钥匙,动作却收敛了许多,不再挥着手赶人。玄灵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小男孩儿,嘴角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接着再转回头去,这回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正对着她们的胖老板就已经哭丧着脸开始叫人了:“拉里,带几位客人去34号房……”

    队伍里所有人都叹为观止,在跟着名叫拉里的小伙计一起上房的时候,大家仰望着走在最前方的玄灵,脸上全部写满了高山仰止之类的表情。

    在小伙计打开他们的房门后,一行人全部挤进了房间,触目所及,里面能坐的地方只有一张床和桌子旁边摆放着的三个凳子,本来九个人勉强挤一挤倒还是能坐下大部分人的,可是玄灵一进去就非常不道德的一屁股坐到了床上,于是没人敢再去争那块地方,只好抢起剩下的几个小凳子来。

    差不多一分钟过后,混乱才算结束,最后得到坐下的权利的胜家是——玄灵,占据了整张床,本次战役当之无愧的胜利者;舞者,他没和大家去抢凳子,一跃之下就跳到了窗台上,一条腿搭在窗户上,另外一条腿垂下去晃啊晃的,倒也自在;小九,一张凳子;青梅煮酒,一张凳子,但是让给了exp妖精;洛洛带着小孩儿,所以也有一张凳子。以上,分配完毕。

    洛洛自己坐下后,还抱起小男孩儿把他侧放在自己腿上,小男孩儿脸色涨红的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因为人形状态下力气太小,再加上怕伤着洛洛所以没敢做太大动作,最后只能作罢,丢脸的像个正牌的乖宝宝一样正襟安坐,动都不敢乱动一下。

    看了一眼那个全身僵硬的坐在洛洛腿上的小男孩儿,又看了看床头那坐得好好的看不出表情的玄灵,烟视媚行开始报告刚才得到的情报。

    “简单来说,这土地上遍布着诅咒,而这诅咒的来源,就是这个原本该是被封印着的恶龙……”烟视媚行纤手一指,再次毫不迟疑的对准了小男孩儿,小男孩儿却动也不动一下,默不吭声的任凭烟视媚行这么指着他。

    “以前有个光明巨龙来封印了那只黑龙,才遏制了诅咒,后来这个独立世界中,就一直分布着几处封印之地,其中一处封印着恶龙的身体,另外几处则分别封存着黑龙以前的力量,而前一阵子突然诅咒又开始满布在这片土地上,这时候人们才现有一个封印被破坏了,里面原本封着的正是黑龙的身体。所以现在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很排斥黑黑眼的人,刚好这小子是黑龙,两样黑色都占全了。”烟视媚行尽量简单扼要的把打听到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在这段时间内,小男孩儿一直一声不吭的坐在洛洛的膝头,腰背绷得直挺,死死的抿着唇,但是他紧紧捏住的小拳头里,指尖上悄悄的伸出尖锐的爪子。

    “现在来商量一下吧。”烟视媚行介绍完自己所知道的情报后,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打了个响指,脸上浮现出兴奋的光芒:“这个故事一听就是个大剧情,我们现在接的任务步骤暂时偏向于黑暗阵营,大家不妨现在表决下,到底是把所有封印都打开,还是直接把这小子封了了事?!”

    “烟烟。”洛洛有点为难的皱了皱眉,把腿上坐着的那个僵硬的小身子揽进怀里,指责着烟视媚行没有收敛的言行:“你话太多了。”

    “我话多?!”烟视媚行古怪的抚了抚下巴,摆着小腰走到了洛洛面前,暧昧的勾着她的脖子,伸出另外一只手,轻轻挑起了她怀里那个小男孩儿的下巴:“一个npc而已,他不懂的。你是不是太投入了点儿?!”

    “她说的没错。”exp妖精走上前来,破天荒的站在了烟视媚行这一边:“再说就算听得懂也无所谓,按照剧情设定的话,这小孩子是做了很多坏事的,我们把他封印起来也没什么过意不去的。”

    洛洛郁闷的抱着小男孩儿扭过身去,背对其他人,表示她无声的抗议。

    不管小男孩儿是不是恶龙,在这样的小孩儿形态下,要她毫无顾忌的说出杀了他、封印他之类的话,实在是有点让她难以启齿。

    好吧!她就是没有正在游戏中的意识,她就是滥好人,行了吧!洛洛沮丧的自我唾弃着,没有注意到怀中的小小身子正在她的手臂保护性的环绕下慢慢的变软。

    小手中悄悄伸出的尖爪慢慢的收回。

    看着似乎在和大家闹别扭的洛洛,众人面面相觑,同时也感觉有点为难——正邪立场倒是无所谓,反正是游戏也不在乎这些。但是如果照目前得到的情报来看,保护这个小男孩儿应该是最难走的剧情路线了吧?!

    “到我这来。”一片安静中,玄灵对着那个别扭的背对着大家的背影突然出声。

    “咔嚓”——下巴掉落一地。

    他坐的那里可是床啊!让洛洛坐过去?!这算是当众**吗?!没想到重生第一人居然是这么个闷骚的人物。所有人都如此在心中暗想。

    可惜洛洛并没有听到这声召唤,依旧稳稳的保持着背朝大家。

    玄灵使了个眼色,舞者收拾好惊讶的表情,从窗台上跳下来,拍了拍洛洛的肩膀,笑得暧昧的对转过来的那张挂满了迷惑的小脸说道:“老大叫你过去坐。”眼睛往玄灵那一瞟,意思很明显。

    洛洛倒没有想得那么复杂,“哦”了一声以后,吃力的抱起小男孩儿往床边慢慢挪过去,然后坐下。

    玄灵看着坐到他身边的一大一小,突然笑了一笑,从洛洛怀里拽出小男孩儿来放置到自己怀中,没有理会莫名其妙的洛洛,**的再次开口:“按照原计划送他去没落之城,剧情可以打听,但是别做其他动作,也别去和光明方接触。”

    众人刚刚捡回的下巴噼哩啪啦的又落了一地——难道玄灵中意的是这个小男孩儿?!她们都猜错了,其实他是有恋童癖?!还是男童?!

    倒是洛洛,听到玄灵说出的话后,欣慰放松的看了一眼小男孩儿,现对方也是一副惊喜错愕交织的表情。

    “还呆着做什么?!要我帮你们打听剧情吗?!”看着没有动弹的众人,玄灵眼睛一横,顿时把一屋子人都给吓了出去。

    “你也出去吧。”玄灵对着唯一留下来的洛洛说道。

    “可是……”我不想知道剧情啊。洛洛刚想反驳,就被玄灵坚定的推了出去。

    好吧!那就下去随便走走吧。洛洛站在重新关上的房门前郁闷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无奈的向楼下走去。

    被独自留下来的小男孩儿又开始绷紧了身子,紧张的看着玄灵:“你想做什么?!”无事献殷勤,非那什么即那什么,反正他才不相信这男人真有那么好的心肠!

    玄灵盯着小男孩儿,既不说话也没有其他动作,直看得对方心里毛。

    “我不喜欢你!”小男孩儿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看着玄灵使劲的皱着小脸,再次坚定自己的意志,他只要一看到这个在小女孩儿家把他教训得鼻青脸肿的男人就没好感。

    “我也不喜欢你。但是……”玄灵出人意料的接下了小男孩儿的话头,慢慢的向他走过去,却带着让人无处可逃的压迫感,他走近到床边,拉过小男孩儿的手,坚定而有力的板开对方死死握住的拳头,垂下眼眸打量着,在那只小小的手心里,有刚才小男孩儿因为没克制好力道而被自己爪尖划破的小小的痕迹。

    这个男人,现了?!……小男孩儿惊愕的看着眼前站着的男人,心中泛过一丝颤栗。

    玄灵的眼皮垂着,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她不会想伤害你,后面的路程你也可以一直在她身边,只要你不伸爪子,我就不会对你出手,但是如果你哪天不小心没控制住的话……”剩下话没有吐出,被隐没在他突然绽露的绝美笑意中。

    小男孩儿的身子开始颤抖,他猛的缩回手来,退到床边,把头埋到膝间,闷闷的嗓音传出:“别把我交给光龙。”

    玄灵不是很在乎的望过去一眼,声音冰冷无波:“我对这个故事没兴趣。你只要乖乖的,那就什么事都不会有。”

    “你愿意帮我吗?!”小男孩儿抬起头,乞求似的望着男人,男人却丝毫不为所动。于是小男孩儿再次张开口请求:“请帮我!”

    玄灵冰冷的扯起嘴角,翘出了一个完美的弧度:“与我无关!”说完,转身走出房门,离开时,不忘锁定房间,以免小男孩儿跑出。

    房间里终于不再有任何声音,只剩下一个小小的瑟缩的身影,颤抖着紧紧的贴着床内的墙壁,抱紧了被子,一动不动……

    虽然是在任务场景中,但是月夜小镇中的店铺还是应有尽有的,甚至有些店铺内的商品比外面大地图中的还要独特,几乎是外面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品种。

    比如说洛洛现在路过的这个npc摆设的小摊上,虽然摊子很小,但那张简陋的布皮上摆放着的很多东西,竟然是她在外面的大地图中连听说都从来没有听说过的。

    “这是什么?!”洛洛从小摊上随手抓起一个小小的像是玉石,好奇的询问摊主。

    从刚才到现在为止,她已经往玉石上丢了好几个鉴定术上去了,但是一直都提示说是特殊场景物品,无法自行鉴定,请向其他人咨询云云。让她很是郁闷,只好抓起来问问摊主。

    “这是灵山翠玉,最低阶的法宝材料。”摊主笑着回答。

    “法宝材料?!”一听到这个答案,洛洛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她的炼器技能中记录了2o张图纸,但是一张都没有办法制作。其原因不是制作太复杂,也不是因为技能熟练度不够,而是因为每张图纸上记录着的原材料中都会需要一样法宝材料来作为法宝的原胚。

    制作法宝需要的有普通材料和法宝材料,普通材料在重生中四处找找都能找到,有些是矿石,有些是怪身上的分解品,各种各样不一而足,可这个法宝材料却是从来没在重生中出现过的东西,而作为制作法宝的原胚,没有它又是万万不行的,就像是缝制一件衣服的时候,针、线、刀、剪,甚至连染色的材料等等都齐全了,却偏偏没有做成衣服的布。

    如果没有普通材料,做出的法宝可能只是功能单一了点,威力小了点。可是没有法宝材料,那根本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连个法宝的边角都做不出来。

    “多少钱?!”洛洛已经决定要买了,虽然任务场景中买到的材料不一定能在玩家手上使用,但是如果价格不是很贵的话,试一试也未尝不可,不成的话就算了,万一成了,那就是她赚到了。不管怎么说,总不能让那个炼器技能荒废吧?!尤其是她还对其中几张图纸能做出来的法宝很是垂涎。

    “1o个银币。”摊主笑呵呵的报价。

    “……”志得意满的小脸突然僵住,转眼已经是郁闷得快要哭出来了。

    黑啊!洛洛一边感叹这“最低阶”的法宝材料竟然要价至斯,一边依依不舍的从空间袋里磨磨蹭蹭的慢慢数了1o个银币出来付帐——没办法,物以稀为贵。就忍这一次!

    交易完成后,心满意足却又有那么一点肉痛的洛洛直起身来,信步沿着镇中的大道又走了一段距离,不小心一抬眼,在路边现了一个店铺上挂着的大大的招牌,还有它旁边的一张同样醒目的货品价格单,招牌和单子上分别清楚的写着——“法宝材料店”

    “灵山翠玉:1o个铜币,玄火铜:3o个铜币……”

    “……”

    本书更新最快的网站    成人小游戏    .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洛临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